四年一届的世界杯将于卡塔尔拉开帷幕,粉丝黄维曾在社交平台上发表过一篇文章:“抖音竟然可以看世界杯了!”他说用手机看球比较容易,“这是梅西的最后一场世界杯,我已经在抖音预约了阿根廷场的直播。”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11月16日就世界杯版权保护问题发表声明,称除中国移动的咪咕,抖音外、上海五星体育频道、广东体育频道记者、广州南国都市频道、广州竞赛频道获总台许可以外的,其他机构都没有授权宣传卡塔尔世界杯的赛事节目。

陈枫在体育行业有20多年的工作经历,具有丰富的体育赛事版权售卖经验。他表示:“体育赛事版权售价很高,而世界杯和奥运会几乎是其中版权售价最高的两个赛事,因此版权保护很重视。”

以上持权转播商,在一众体育频道中,咪咕,抖音等新媒体平台表现得格外引人注目。据陈枫介绍,从上届世界杯经历来看,咪咕,抖音以10亿元以上的价格从央视持权转播。在高价争夺世界杯的转播权之后,双方还提前启动了世界杯的内容安排工作。

2022卡塔尔世界杯已正在进行中,但在此之前有关世界杯国内转播权问题的战斗已经开始了半年多。

早在4月份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即发表声明,表示对中国大陆地区世界杯享有*电视与新媒体的版权与分许可权利。抖音集团于6月21日宣布加入世界杯持权转播商行列、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现场直播战略伙伴。同样开始紧张地准备世界杯转播的咪咕视频也是其中之一,做为中国移动的视频平台,咪咕是体育赛事直播的“黑马”。

咪咕在2018年成为央视与*世界杯(俄罗斯世界杯)新媒体合作转播平台,这一年又被称为“手机世界杯的直播元年”。据有关部门统计,世界杯上咪咕视频的观看人数一天突破一亿,汇聚总流量43亿。咪咕公司业务发展事业群执行副总裁李军也表示:咪咕刚一踏入体育领域,就玩出了花样。

从此,它就把重大体育赛事直播权纳入了自己的口袋。2021-2022赛季,咪咕坐享欧洲五大联赛内地播映权。2022年北京冬奥会期间,咪咕全场景播放量达340亿。

2021年10月,快手与美国职业篮球联赛NBA达成战略合作。根据《快手NBA观赛报告》,在2021年—2022年赛季期间,快手站内NBA相关视频总播放量达640亿,相关视频总互动量达31亿,NBA快手官方账号矩阵涨粉也突破2100万。

抖音则成为2020年欧洲杯的官方合作伙伴,欧足联开设欧洲杯官方抖音账号。2021年美洲杯,抖音获得赛事的二次创作权益,今年更是高调切入本届卡塔尔世界杯。注意到,11月17日下午,在抖音平台,瑞士VS加纳的热身赛直播开场不到5分钟,观看人数已经超过10万。

这届世界杯主办国卡塔尔位于亚洲,和北京的时间差只有5小时。按照小组赛阶段赛程,大部分场次于北京时间晚6点开始,其他分布在晚上9点,最晚一场是清晨3点,对球迷来说,观赛时间比欧洲举行的赛事更恰当。对平台来说,这段时间还能很好的吸引使用者。

另外,由于受疫情和场地影响,不能前往卡塔尔看比赛的粉丝也成了抖音和咪咕的潜在粉丝。

世界杯4年一次,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内,其他任何内容的热度与世界杯都无法相比,视频平台在短期内可能涌入大量新用户,同时这也为平台在短时间内专注于用户的开发提供了可能。

同样是新媒体平台,社交属性更强的抖音,咪咕不遗余力地争夺用户。当前咪咕、抖音都有不少衍生综艺上线,从该平台世界杯首页来看,咪咕有《星耀卡塔尔》《下饭世界波》等8栏节目,抖音为《依然范志毅》《黄健翔谈》等7款综艺。

陈枫分析:“世界杯一共64场,每场正式比赛时间为90分钟,时间相对固定,但是如果能将世界杯的话题延伸到娱乐或者其他方面,就有机会创造更多热点,在世界杯期间吸引大家关注。”

值得关注的是,在最近几年咪咕在体育赛道上进行了强力布局,旗下有数名足球金牌解说。其中詹俊被誉为全国最职业的足球解说员之一,其解说语速很快,疏密有致,对名不见经传的非明星球员,同样能侃侃而谈。根据媒体的报道,这届世界杯上,他和另一名金牌解说张路合作多达27次。

另外作为坐拥欧洲五大联赛的播映权,咪咕旗下还有娄一晨、徐阳、张力这样的名嘴还有粤语解说江忠德和陈凯东,同时冬奥会出圈的王濛依旧是咪咕嘉宾。后来者抖音也未落下风,黄健翔意外亮相抖音,此外刘建宏、范志毅、段暄、管泽元等名嘴齐聚,2021年在咪咕搭档刘建宏解说欧洲杯决赛的鹿晗也出现在抖音名单中。

2015年,体奥动力与中超公司签订全媒体转播合同,5年80亿元。虽然2017年因足协推出的U23新政将金额更改为10年110亿元,但金额之大仍然令业界咋舌。可以对比的是,当年,腾讯花费5亿美元(约合32亿人民币)取代新浪,成为未来5年NBA中国数字媒体*官方合作伙伴。

世界杯的转播权同样价高。根据媒体报道,2002年和2006年世界杯大陆转播权,央视仅花2400万美元买断,而2010年和2014年价格上涨到1.15亿美元。知情人士透露,2018年、2022年的世界杯版权已经上涨到3-4亿美元左右,2018年,咪咕和优酷则分别支付给央视10亿元和16亿元购买转播权。

央视以两届世界杯为单位购入版权,2018年和2022年总价3亿美元左右(折合人民币约21.37亿元),而且,咪咕与抖音以10个多亿的价格从央视得到持权转播,能够涵盖央视费用。

咪咕、抖音转播世界杯所得,大概率无法涵盖购入转播权所付出的代价。以及“赔本赚吆喝”等现象,陈枫认为这是为了长远发展。

视频平台所关心的,不只是单一事件营销所产生的直接利益,这一块的收入甚至无法涵盖费用,他们还有别的KPI可以考虑。比如说对于抖音来说,它的短视频用户简直能一统天下,能吃到的红利见底,但在世界杯内容的推动下,也许可以得到长视频这样的新用户,并且使用户形成了抖音使用习惯。

同时体育赛事相对积极、不太容易引起争论的部分,对传播其平台而言,用其做宣传的品牌,其风险更低。

然而足球比赛对于画质、多视角画面等等都有很高的需求,抖音对于转播技术,和有经验的咪咕还有很大的距离。另外,该平台能否在流量上成功转换也没有结论。

除了世界杯上对流量的争夺,赛后如何在平台上留下通过世界杯引来的网友,更是摆在咪咕、抖音眼前的一个棘手问题,而且,这可能就是优酷没有参加此次世界杯转播商比赛的一个原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