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欧联杯决赛,伤兵满营的曼联2比0击败阿贾克斯,队史第一次捧起欧联杯的冠军。当时或许没有多少人会想到,那次欧冠问鼎不是红魔复兴的起点,反而成为又一个混乱周期的开始。一年半之后,穆里尼奥和曼联球员间出现将帅危机,俱乐部高层最终决定把为球队带来三座冠军的葡萄牙人赶走。

2023年2月27日,联赛杯决赛,比分同样是2比0,势如破竹的曼联兵不血刃地击败崛起中的纽卡斯尔联,在2104天之后再次夺得冠军奖杯。这是滕哈格的第一个冠军,他面临着和当年的穆里尼奥相似的背景,命运线或许有相似的地方,但这一次曼联的选择有所不同,带队六个月就收获首冠的滕哈格,或许真有机会率领红魔走向复兴。

曼联与纽卡的决赛本身并没有太多值得赘述的地方,喜鹊虽然本赛季一跃成为争夺欧冠资格的球队,其本质仍然是英超的二线球队,而曼联是世界杯后状态最出色的球队,只要双方正常发挥,赢得比赛的就会是曼联。比赛的过程便是如此,纽卡不可谓不努力,但曼联就是能制造更多杀机,由卡塞米罗破门、拉什福德制造乌龙,上半场的6分钟内就解决了比赛。

如果只看冠军的含金量,联赛杯显然无法和曼联荣誉室里无数重量级的奖杯相比,但在六年无冠的背景下,这个冠军有着象征性的意义。这就像是人吃东西,很久没吃肉了,哪怕没有多少佐料,也是吃嘛嘛香。曼联的夺冠是一样的道理,一支过去几年陷入沉沦的豪门,需要一个冠军来找回底蕴,哪怕只是一个联赛杯的冠军。

用曼联官方的话说,联赛杯冠军“只是一个开始”,作为欧洲足坛最负盛名的豪门之一,曼联想要拥有的还有更多。而与六年前穆里尼奥带队时不同的是,当年鸟叔率队夺冠以今天的视角看是一种“最终的结果”,滕哈格执教首冠则更有着“开始的意味”,其原因就在于曼联思路的变化,这种变化来自对教练的态度。

众所周知,后弗格森时代的曼联在长达十年的维度中大部分时间都处于跌跌撞撞的状态,穆里尼奥是为数不多为球队赢得冠军的主帅,然而荣誉等身的鸟叔在和球员出现隔阂时,俱乐部却选择站在球员那边。这是曼联犯的一个错误,因为足球本身就是一场战争,能力再强的特种兵也应该听命于将军,除非这个将军已经被证明是昏聩的。

过去的曼联之所以陷入沉沦,根源就在于管理层的思路跟不上现代足球的发展,笃定引援能解决问题,忽视教练真正的作用,并且将商业思路凌驾于竞技成绩之上,仿佛只要收获优秀的财报就能保持持续的影响力,殊不知竞技体育竞技才是根基,经济基础的根源同样是球队的成绩。

因此,曼联想要实现复兴,关键就在于要以竞技为导向选择一个合适的教练,并且将信任交予他。去年夏天,制服组们确乎做出了改变,从阿贾克斯请来滕哈格,对他的引援不遗余力地给予支持,在赛季之初两连败时始终信任,更重要的是,在滕哈格和超级球星C罗出现理念不同时,坚定地选择了前者。

从去年夏天到世界杯之前,C罗与滕哈格的关系总是能制造爆炸性的新闻,将帅间的矛盾让人想起当初的博格巴和穆里尼奥,但这一次曼联站在了滕哈格的这一边。这并非要评判C罗和滕哈格的对错是非,只是站在球队管理的角度,服从命令是保持凝聚力的基础,何况这是一支处于上升期的球队。

如今的事实证明,竞技体育需要耐心,曼联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滕哈格能够在执教阿贾克斯时率队进入欧冠四强,已经证明他胸中有笔墨,如今在曼联又将拉什福德重新激活,让B费呈现大将之风,延续着卡塞米罗冠军球员的气场,这本身就需要能力。而最终他做到的,是执教曼联前40场29胜5平6负的战绩,并且带来了一个冠军。

半年之前,曼联遭遇英超开局两连败,0比4惨败布伦特福德更是堪称屈辱,如今短短半个赛季过去,滕哈格给了这支球队脱胎换骨的改变,令人感慨万千。可以预见的是,联赛杯冠军只是这支崭新红魔崛起的起点,新资本的涌入、滕式体系的进一步成型,都能带来更多的可能。后弗格森时代,曼联真的要走向复兴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