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zhen)。据汉语辞典,其基本词义是,快速而剧烈的摆动。如震动,地震等。又引申为情绪过分激动,如震惊,震怒等。两者的关系可以理解为,前者是后者的原因。与往年最大的不同是,09年体坛“震事”不断。随着一股强劲的扫黑反赌风暴来袭,国内国外到处闹得水响。被“震”的不光是足球、篮球,就连网球、台球等“绅士”运动也纷纷卷入其中。一时间,体坛似乎难寻一方净土。正所谓,不震不动,不理不顺。扫黑反赌,整顿秩序,恰是由乱到治的开始。(记者 张琳)

年终岁末,人们总不免要驻足回望过去一年的漫天烽烟和脉脉温情。从今日起,我们将以4个版的篇幅,对2009年的国内外体坛进行盘点,带您重温赛场激情,感知体育脉动,咀嚼人生百味。

年终盘点之于媒体人是例行功课,但“年夜饭”总得换点新鲜花样。这一次,我们决定以说文解字的方式,来解读2009年体坛风云。

从巴塞罗那击败红魔曼联第三次夺得冠军杯,到张琳在游泳世锦赛上以打破世界纪录的成绩夺冠,再到丁俊晖捧起自己的第二座斯诺克英锦赛冠军奖杯,赛场上,体育明星们争金夺银,如有神助;从郭晶晶和霍启刚拍拖,到张怡宁手上耀目的结婚钻戒,再到“老虎”伍兹的“偷腥门”,赛场外,体育明星们演绎着多姿多彩的感情生活,回归凡人本色。

足代会为什么不开了?有一种说法是,不是不开了,而是地点准备改在沈阳。反正这两个多月来,中国足坛有头有脸,没头没脸的人物,陆陆续续都开始“报到”了。还有些人没“进去”,但估计也是迟早的事儿,干脆直接全都拉到沈阳,来一个逮一个,还免得警方的同志两地奔波了。

这次反赌风暴中,落网的大都是中国足坛响当当的人物,多少算得上这个江湖中各据一方的老大。虽然也曾当过几天国脚,踢球时尤可为的名气可没现在这么大。如今,这位昔日沈阳队的中场球员已经成为中国足坛黑幕里左右逢源的人物。操纵比赛,幕后交易,做起这些勾当,尤可为长袖善舞,远比当年球场上在行。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反赌风暴一来,公安部门顺藤摸瓜,“很不幸”地先将尤可为当了那根盘根错节的瓜藤。目前已经公布的两起假球案,尤可为都是关键人证。

面对镜头,尤可为一把鼻涕一把泪:“我错了,本来我是不想那么干的。”这是真心悔悟,还是继续表演?不知道当年他将座驾由吉利悄然换成奥迪Q7时,有没有想到过今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有的事做过了,光像孩子般道歉是远远不够的。一切仅仅是个开始。“你协助调查了吗?”这是2009年中国足坛的流行语。相比之下,尤可为和他这根藤上已经被摘的瓜们踏实了,反倒是那些手机仍处于“无法接通”状态的人人自危,惶惶不可终日。

足坛扫赌轰轰烈烈,CBA赛场也不甘落后。其实这些年,篮球场上并不太平,该出的不该出的事儿一点不比足球少,只不过有足老大在前面顶雷,CBA的小日子倒也过得不温不火。但这是个害怕寂寞的年代,所以如灵魂附体的篮坛兄弟们终于忍不住,大声喊出了:“足老大,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最早爆出赌球传闻的居然是中国男篮。亚锦赛颁奖式上,大比分输球的中国队员们个个毫无悔意,笑逐颜开。赛后就有人质疑,男篮怕是输球赢盘了吧?不少人翻看了从小组赛开始的盘口,竟然发现中国队几乎每场比分都大有玄机。

尽管此后篮协出面辟谣,但篮球赌球的冰山一角却就此浮出水面。在广东东莞等地,赌球风潮甚至蔓延到了中学,学生利用手机短信下注,涉案金额从几百到几千不等。去年年初,东莞就有30名学生因为赌球被勒令退学。还有消息称,某位足球运动员退役后坐庄赌篮球,一年之内赚了1亿!

更离奇的是,CBA球队陕西队一度差点被以澳门威尼斯人博彩集团为背景的深圳某公司收购,幸亏最终被中国篮协以准入制为由否决。据透露,在中国,篮球赌球的规模和投注金额丝毫不亚于足球,而且大有赶超之势。对此,相关管理部门和公安机关已经明确表态,准备介入。或许在不久以后,一场篮球扫赌风暴就将接踵而至。

“我叫小沈阳,英文名字叫XIAOSHENYANG。”这话的意思是,甭管名字叫什么,人还是那个人,事还是那个事。赌球在中国叫赌球,换个外文名字叫“DUQIU”。

就在中国向体坛扫赌开刀的同时,国际体坛也正在进行一场大规模的反赌球运动。看来,无论是吃大蒜的还是喝咖啡的,啃馒头的吃面包的,都绕不开一个赌字。

11月,欧洲足坛展开了一场大规模的打假、反赌和扫黑运动,揭开了欧洲大陆迄今为止最大的整治非法赌球案。随着调查向深度发展,更大的黑幕可能浮出水面。

据欧足联官员透露,这场酝酿了一年多时间的反赌风暴,实际上涵盖了欧足联所有53个成员国或地区。这次行动的主要目标是东欧赌博集团,因为在冠军杯和欧联杯的部分预选赛中,“存在着大量非正常投注现象,很多比赛的进程和结果都相当诡异”。同时,德国波鸿警方还公布了200场涉嫌假球的比赛。除已拘捕的17人之外,还有100多人涉案被列入侦查名单。

在号称法制健全的欧洲,赌球层出不穷,而且早已经超越了足球篮球这些传统项目,就连网球、台球等“绅士”运动也没能幸免。

2009年4月,斯诺克世锦赛开赛在即,马奎尔接受当地警方的盘查和询问,因为在去年12月的英国锦标赛中,他和好友伯内特陷入了一桩赌球丑闻。

7月6日,法国网球选手马修·蒙考特在巴黎被发现死在女友家中。因为涉嫌赌球,马修被禁赛五周,罚款12000美元,而他身亡的这天恰恰是禁赛处罚生效的第一天。有消息称,马修死于自杀。

如今的网坛,早已不仅仅有美女帅哥和明媚阳光,赌球已经成为困扰其发展的毒瘤。09年的第一天,一位前黑手党头目对外界声称,国际顶级网球赛事已经被赌徒操纵。2月份,萨格勒布网球室内赛赛事总监勃朗科·霍尔瓦特称自己收到了一名亡命赌徒发出的死亡威胁。6月的温网,ATP又被迫调查梅尔泽与奥德斯尼克的比赛。连俄罗斯“劳模”达维登科也被怀疑涉嫌赌球。ATP主席德维利尔斯这样比喻:“赌球是屋子里面的大象。”现在,大象似乎在房间里待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