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的,当初指控撤销,第一时间租出去就行了,非要自己加戏搞什么内部调查,这相当于对青木的二次审判,又把自己架在火上烤,真特么蠢材

妈的,当初指控撤销,第一时间租出去就行了,非要自己加戏搞什么内部调查,这相当于对青木的二次审判,又把自己架在火上烤,真特么蠢材

妈的,当初指控撤销,第一时间租出去就行了,非要自己加戏搞什么内部调查,这相当于对青木的二次审判,又把自己架在火上烤,真特么蠢材

妈的,当初指控撤销,第一时间租出去就行了,非要自己加戏搞什么内部调查,这相当于对青木的二次审判,又把自己架在火上烤,真特么蠢材

是的,搞得像什么千古迷案一样要调查两年,要么就直接租出去避避风头,要么早点诚恳认错

是的,搞得像什么千古迷案一样要调查两年,要么就直接租出去避避风头,要么早点诚恳认错

妈的,当初指控撤销,第一时间租出去就行了,非要自己加戏搞什么内部调查,这相当于对青木的二次审判,又把自己架在火上烤,真特么蠢材

妈的,当初指控撤销,第一时间租出去就行了,非要自己加戏搞什么内部调查,这相当于对青木的二次审判,又把自己架在火上烤,真特么蠢材

妈的,当初指控撤销,第一时间租出去就行了,非要自己加戏搞什么内部调查,这相当于对青木的二次审判,又把自己架在火上烤,真特么蠢材

妈的,当初指控撤销,第一时间租出去就行了,非要自己加戏搞什么内部调查,这相当于对青木的二次审判,又把自己架在火上烤,真特么蠢材

是的,搞得像什么千古迷案一样要调查两年,要么就直接租出去避避风头,要么早点诚恳认错

是的,搞得像什么千古迷案一样要调查两年,要么就直接租出去避避风头,要么早点诚恳认错

妈的,当初指控撤销,第一时间租出去就行了,非要自己加戏搞什么内部调查,这相当于对青木的二次审判,又把自己架在火上烤,真特么蠢材

妈的,当初指控撤销,第一时间租出去就行了,非要自己加戏搞什么内部调查,这相当于对青木的二次审判,又把自己架在火上烤,真特么蠢材

是的,内部调查个p,直接说听警察法院的,就别把火往自己身上引了,你自己要调查就得对结果负责,真TM愚蠢。

就像球员比赛有个危险动作,裁判场上没判红牌,你自己跳出来自我审判,自己启动调查,看热闹的一起哄,就把自己架那里了

是的,内部调查个p,直接说听警察法院的,就别把火往自己身上引了,你自己要调查就得对结果负责,真TM愚蠢。

就像球员比赛有个危险动作,裁判场上没判红牌,你自己跳出来自我审判,自己启动调查,看热闹的一起哄,就把自己架那里了

是的,内部调查个p,直接说听警察法院的,就别把火往自己身上引了,你自己要调查就得对结果负责,真TM愚蠢。就像球员比赛有个危险动作,裁判场上没判红牌,你自己跳出来自我审判,自己启动调查,看热闹的一起哄,就把自己架那里了

是的,内部调查个p,直接说听警察法院的,就别把火往自己身上引了,你自己要调查就得对结果负责,真TM愚蠢。

就像球员比赛有个危险动作,裁判场上没判红牌,你自己跳出来自我审判,自己启动调查,看热闹的一起哄,就把自己架那里了

是的,内部调查个p,直接说听警察法院的,就别把火往自己身上引了,你自己要调查就得对结果负责,真TM愚蠢。就像球员比赛有个危险动作,裁判场上没判红牌,你自己跳出来自我审判,自己启动调查,看热闹的一起哄,就把自己架那里了

是的,内部调查个p,直接说听警察法院的,就别把火往自己身上引了,你自己要调查就得对结果负责,真TM愚蠢。

就像球员比赛有个危险动作,裁判场上没判红牌,你自己跳出来自我审判,自己启动调查,看热闹的一起哄,就把自己架那里了

就像球员比赛有个危险动作,裁判场上没判红牌,你自己跳出来自我审判,自己启动调查,看热闹的一起哄,就把自己架那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