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协主办的《中国足球报》停刊了,没有人感到意外,这是迟早的事。3月3日的《中国足球报》出版了最后一期,用了一个大标题怀旧了一下——《一张报纸一个联赛?15年我们》,伴随着中国职业联赛的无序进行,15年我们后面应再加几个字:倒掉了。

停刊总不是件好事情,但可以用来怀念,《南方体育》最后一期封面标题是《改变,绝不是最后一次》,改变就是把报纸变没了,这一标题有点玩文字。有人说:南体就是不好好弄新闻,天天玩文字把自己玩没的,信不信由你。现在,好好弄新闻的体育报刊也没几家有好日子过了。长春有一足记当年效力过《中国足球报》和《球报》,看着这两家已成历史的报纸,他应该庆幸自己走得早。

改革开放30年来,对传媒的最大影响就是催生了大量的报纸杂志。就体育报刊来说,过去就有个《新体育》、《体育报》,上世纪80年代以后有了专业足球一报一刊《足球》报和《足球世界》,体育强省不少都办有自己的体育报刊。1994年足球职业联赛开始后,大家发现足球这碗饭好吃,纷纷办起了足球报刊,后来留下来的很少。最近几年,篮球明显发展得比足球快,不少报刊开始改换门亭报篮球了,现在篮球报刊市场也已经泥沙俱下了。

足协把自己的报纸办黄了,杂志还在,1980年创刊的《足球世界》苟延残喘,这本20年前被无数球迷当成看球圣经的杂志已经面目全非了,我在前年去他们编辑部参观学习了一下,顺便问问还有没有上世纪80年代留存下来的老杂志,编辑部答复:多次搬家,过刊都也找不到了。如此看来,我当年在地摊买的老杂志可以等编辑部回收了。

长春的球迷还记得一张叫《体育周刊》的报纸吗?该报在延边队踢甲A的时候流行于各报摊,该报每期有一专版刊发球迷习作,这些来稿球迷有数位以后成了足球记者(本人也是其中一员)。1998年后,长春还办过《足球参考》《射门》等杂志,现在早就停了。

四川曾拥有职业联赛最火爆的主场,也曾拥有大量足球报刊,比如中国第一份足球画报《现代足球》,足球报纸《足球风》(李承鹏曾效力于此),杂志《足球大世界》,都曾办得不错,都只能在记忆深处寻找。

2005年,德国《踢球者》杂志曾推出中文版,在德国世界杯之前曾被看好,可惜足球传媒市场萎缩得太厉害,把《踢球者》踢没了。那几年流行为知名国外俱乐部的队刊出中文版,没流行几年。

南体旗下曾有《竞赛画报》杂志,杂志和报纸如出一辙,玩图片的基础上再玩文字,结果玩大发了,2005年先于南体被停刊。《当代体育》10余年前有个月末版,没几年就不出了。《体育世界·进攻》也进攻不动了。

《南方体育》停刊了,大连的《北方体育》(原《足球周报》)也不行了,足球城没有专业的体育报纸了。

不止是报道足球为主的媒体,《新民围棋》《棋牌周报》都倒掉了,有的杂志没事就求新求变死得很快,《新民围棋》却是多少年都不变,2002年杂志版式和1978年差不多。

最近几年的趋势是体育报刊足球的越来越少,篮球的越来越多,再就是转行做足彩报纸。《扬子体育报》曾在诸多报纸停刊的2005年创刊,后来不再是综合性体育报了,《体育天地》也转行做篮球报道了。其实篮球报刊停刊的历史更早,我国最早的篮球专业报纸是1985年在长春创刊的《中国篮球报》,可惜两年后就停刊了,当时候也就是足球读者还比较多。现在市场上篮球报刊很多,不知道能火多久,静观其变。

其实,还有一些报刊,可能名称没变,但由于内容改变,在体育迷心中其实已经死了,刚才提到已经惨不忍睹的《足球世界》,还有同为中国体育报业总社的《搏》,当年以图片取胜,在没有网络的时代比较抢手,现在沦为了户外杂志。《球迷》只能在天津地区自己自娱自乐,还不如《中国体育报》好看。